越南COSER陈小姐在C100上陷入沉思

2022年9月4日 by 没有评论

上个周末,日本C100在东京国际展览中心顺利举行。这是疫情爆发、CM延期又重新举办的第二年,来自全日本、甚至是全世界的动漫创作者和爱好者排除万难来到这里,把自己置身于二次元的海洋之中。

来自越南的COSER陈小姐就是这片海洋的一部分。作为资深二次元的她刚刚经历了一次长达一个月的漫展巡回——7月中旬,她在西贡参加了当地的漫展,出了一套利姆露的cos;两天后,她马不停蹄地赶往广州,在萤火虫漫展上摇身一变成为了胡桃。8月13日,她以一个普通参与者的身份出现在C100长长的队列里,目睹了属于盛夏的瓢泼大雨。

陈小姐是《虹咲学园偶像同好会》的忠实粉丝,因此到达C100的会场对她来说可能是某种意义上的“圣地巡礼”——但实际来到这里之后,她的思绪却与自己最喜欢的动画作品南辕北辙,飘到了九霄云外。

在辗转三国、接触了形态各异的动漫土壤和二次元生态之后,她写下了自己对于漫展、cosplay和二次元文化的思考。

我叫陈氏画,来自越南西贡,是一名大学生,也是喜欢cosplay的动漫爱好者。

我不太愿意自称“COSER”,是因为我的水平还停留在非常初级的阶段——我既没有姣好的面容和傲人的身材,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置办服装。在越南的漫展上,和我差不多的人比较多;但我也在小蓝鸟上看到过许多好看的COSER小姐姐。我很羡慕她们。

去年,在我第一次在Zalo(越南流行的社交软件)上和中国朋友介绍自己的时候,她忍不住发了好几个“w”,让我有些疑惑又有些尴尬。后来她向我道歉,说我的中文名读起来和一个名词特别像,让她想起了中国人对越南的刻板印象。

这位网名叫做“丸子”的中国姐姐告诉我,她是看到了某论坛“反对小仙女,找越南新娘”的风潮(说实话,我现在还不是很懂什么叫做小仙女),抱着凑热闹玩玩的心态下载Zalo的。

她加我好友,是因为我的头像是《鬼灭之刃》里的祢豆子,而《鬼灭之刃》是她最喜欢的动画——那一天我们聊了好几个小时,从《红莲华》聊到《自由之翼》,又从钟离聊到齐司礼;后来她哭了,她说她不关心彩礼和工资卡,她还不想结婚,她只喜欢纸片人。

总而言之,二次元成为了我和丸子之间的桥梁。今年7月的时候,她邀请我去中国广州玩,一起参加萤火虫漫展;然后再飞去日本,去看看举世闻名的C100。

可能是一时冲动,可能是因为对和丸子见面的向往,也可能是因为对《虹咲》的喜爱,我答应了这个疯狂的计划。《虹咲》是我这两年最喜欢的动画,而动画里学园建筑的原型,就是东京国际展览中心。对于我来说,此行可能是一次此生仅有的圣地巡礼。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